2013年暑假,杭州外國語學校15位高二學生,前往雲南山村一個小學支教15天,這段支教經歷被孩子們寫成一本10萬字的書《洋芋花和夏天——雲南爛泥箐支教紀事》,這本書4月20日將在新華書店等上架銷售,全部5000冊書的售書款項,扣除出版成本後,將設立洋芋花支教基金,用作未來去雲南貧困學校支教的支出。
  為什麼書名里有個洋芋花
  書里能看出端倪
  杭外學生自發去雲南麗江支教,已經連續3年。每年15個學生,學生自發組織、自願報名,通過寧波慈溪一家公益組織牽線。爛泥箐中學,杭外學生們還是第一次去。2013年第三期支教,由杭外高二學生沈天章主要負責策劃,支教時間為2013年7月,學生們自行承擔全部旅費。“包括機票在內,每個人大約要花掉6千元。”沈天章說。
  我讀到其中的幾個小故事,胃會小小痙攣,眼眶有些濕潤。雖然有些描述和人名因為突兀,讀者會有些弄不明白,不過,作者們畢竟只有17歲。
  記者讀完全書後,在此小小摘取書中部分段落跟讀者共享,看完這一段還能更好地瞭解這些孩子支教的故事和心情:
  他是初一的學生,個子和我一般高,皮膚在太陽下曬得很黑,第一次走上講臺的時候身子歪歪扭扭的,一筆一畫寫在黑板上的名字卻很有氣勢——沙英雄。
  “……那麼學費呢?”
  英雄說:“……很困難,恐怕要爸媽東拼西湊地去借……低蔽頤敲揮械捅5模遄永鎦揮心切┯泄叵檔娜瞬派昵氳玫健彼嫡廡┗暗氖焙蚝芷驕玻贍苤皇嗆芏啻未喲筧四搶鍰焦⒉煥斫飠氨澈蟮男乃帷K刈⑹幼嘔鶥粒兄趾湍炅洳幌嚳系某墒臁�
  聽孩子們說,他們一整年裡,只有每逢節日才能吃到肉,平日連新鮮蔬菜水果也很少吃,有的只是洋芋,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啃著洋芋。
  ……
  英雄怕我們餓,就先從炭灰里翻出一個烤得黑乎乎的洋芋,在地上敲了敲,動作嫻熟地剝下半塊皮,露出金黃的顏色。他把剝好的洋芋遞給我們,自己卻啃著焦黑的洋芋皮,他露齒而笑的時候,牙也是黑乎乎的:“你們那裡的人可能不喜歡吃洋芋的皮,我們很喜歡,脆脆的,特別香。”
  爛泥箐的山民們,常年以土豆為主要食品,夏日,那裡有漫山遍野的洋芋花,這就是《洋芋花和夏天——雲南爛泥箐支教紀事》書名的由來。
  4位男子漢
  負責11位女生的安全
  從書中看,學生們的分工很明確。
  上生物課的老師是虞凱楊,他會在黑板上畫長長的生物進化示意圖,講宇宙的起源、地球的誕生、各個不同的世紀,從魚類到哺乳動物的進化,從猿到人;英語課的老師是毛妮,她告訴孩子,學習英語,還有“音標”這回事兒;數學是江莉君負責;最禮貌懂事的陳釗銘則是數學、科學和體育老師……15位高二生,負責從五年級到高一、約120個爛泥箐學生的暑期班教學。
  高二學生沈天章是此次支教的策劃和攝影,還負責為本書的出版拉贊助。
  4位男生還要特別負責11位女生的安全。書中第十章曾這樣寫到:
  在爛泥箐,五六歲的小孩子都能喝酒,有一天晚上停電,杭外學生們在蠟燭中批改作業,兩個搖搖晃晃的醉酒男糾纏著請他們喝酒:“女孩子聞一聞酒氣也是好的……”醉男還神色曖昧地問女生:“你是不是討厭我?”
  沈天章馬上打電話給當地學校的沙老師,告訴女生:“大家上樓回寢室里去,鎖上門,誰敲門都不要開。別害怕,我們會穩住他們的。”
  “其實沈天章身子很瘦,也不高。當時,他站在門口的風裡,空空蕩盪的。”同學郭宇說。
  這裡的孩子是屬於詩的
  我想說我愛他們
  因為這次支教,杭外的高二學生們心底某處的柔軟顯然被觸動到了,比如梁昊回杭後,曾把QQ簽名改成:“從雲南迴來以後,眼淚都變得很不值錢,看見電視上的紀錄片也會哭。”
  “我們得到的,比爛泥箐的學生更多,”高二學生們幾乎都表達了這個觀點,“生長在東部城市杭州,以前並不能切身體會西部一些偏遠學校中孩子們的不容易,經歷此次支教,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會更客觀。”
  為本書寫序的杭外副校長夏谷鳴微笑說:“不論支教、出書、被採訪還是接受中肯的評價,都是學生們美好的生命體驗——這是他們為踏上社會提前做的準備工作,相比其他學生,他們會擁有更充分的人生鋪墊。”
  為了孩子們設立基金會的理想能順利進行,在此推銷一下這本書,書很感人,部分文字也很不錯,比如:“米蘭·昆德拉說,所謂愛,就是一個人以一句話的形式,留在另一個人的詩化記憶里的一瞬間。是的,這裡的孩子是屬於詩的。雖然很矯情,我還是想說,我愛他們。”
  (原標題:杭外15個高二學生支教雲南寫就一本有愛的書)
創作者介紹

陳法拉

cq06cqcmq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